<video id="rbmci"></video><rp id="rbmci"><mark id="rbmci"></mark></rp>

企業新聞

信發餐飲管理 歡迎您的到來??!

«   我國堅持東部實現高端產業發展戰略不論人們以什么為信仰對象 »

那高工資國家造成高物價產品是必然之路



  最近,美國聞名經濟學家保羅.克魯格曼頭戴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光環,以“預言家”口號踏浪而來,在上海、北京和廣州引發潮水般的騷動,出場費為20萬美元,這比中國知名學者和財經名人每次出場費從1萬元到10萬元不等的身價,不知要高出多少倍。相比之下,目前最具風頭的演講家——英國前首相布萊爾5月份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演講,其門票最高也就售價410美元,折合人民幣不超過3000元,而克魯格曼的演講門票最低價的嘉賓席位也要5800元╱位,貴賓席位要9800元╱位,至尊席位要18000元╱位。而前排就坐的榮尊席位達到58000元╱位,并參加11日為克魯格曼舉行的宴會。演講門票身價超過布萊爾,關注最新的儲罐信息,果真有貨嗎?克魯格曼單挑中國學者的問題是否被海內精英名流駁斥?本人認為是&ldquo,關注最新的工作臺信息;否”。對于克魯格曼的獲獎理論建樹,海內經濟學界束手就擒。本人認為,全球認可克魯格曼的研究成果是一種短視行為,關注最新的玻璃盆信息,缺乏力透紙背的深邃洞察力。本人認為克魯格曼的國際貿易理論解釋全球貿易是一個“彌天大謊”。對于克魯格曼預測東南亞金融危機,我覺得誤導了全球央行,你只要打開財經媒體,觀到東南亞這一次比1997年金融危機前外儲更充足更能抗風險,就知道克魯格曼麻醉了全球央行,本人認為,這個預測也是有錯誤的。如果克魯格曼的中國行言論、獲獎理論、預測東南亞金融危機的理論全部坍塌了,那么克魯格曼理論大夏就轟然倒的,多年前,我就想扳動開關槍斃他,這次他太狂,我將扳動開關槍斃他,下面一一入行。

  一、 克魯格曼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理論是錯誤的

 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桂冠戴在克魯格曼的頭上,全球為之側目,好像這是全球最權威的肯定。然而,這卻正在誤導全球,遺憾的是全球竟然沒有一個經濟學家觀穿其中隱藏著的貓膩。獲獎原因是他的國際貿易理論超越了大衛.李嘉圖的貿易比較優勢論,提出產業規?;攀琴Q易競爭的優勢論,因為產業規?;芙档统杀?,自然就擁有了低價銷售的競爭力了。到目前為止,全球沒有哪位經濟學家能駁倒這個觀點,那么,這就意味著克魯格曼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一種權威的肯定。本人認為這個產業規?;莻€假象,或者說是個表象,因為產業規?;瘜е庐a能過剩,這在眼前的全球鐵礦石、鋼鐵、石油、房屋、海運等行業,莫不是產能過剩。很明顯,市場需求決定了產能過剩的生死,市場需求擴大時,產能過剩能迅速以規?;漠a量賺規?;腻X,價格低了,市場會爭相搶購廉價同質的貨物;市場需求下降時,規?;a量變成規?;潛p。所以,是市場需求的升降主宰了規?;纳乐?。由此可見,克魯格曼用產業規?;瘉斫忉尙F代國際貿易競爭,只理解了一點皮毛而已,變成規?;髟琢耸袌?,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。

  實際上,中國古代有一位謀士,鳴楚王一會兒穿麻衣,一會兒穿絲綢衣,關注最新的同步電機信息,引發楚國百姓效仿。而且高價收購鄰國的布料,卻低價出售本國的糧食給鄰國。后來,鄰國不種糧食專門發鋪楚王身上穿的布料了。這時,楚王不穿鄰國布料做的衣服,改穿本國布料做的衣服,而且拒絕賣糧給鄰國,結果鄰國被楚王“收購”了。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產業規?;筚崟r,大虧悄然而至,真是應了那句“成亦蕭何敗亦蕭何”的古訓。如果再追問一句,規?;窃鯓赢a生的,道理很簡樸,是因為工資高的國家把制造業放到工資低的國家,來造低價產品,這本身是高工資國家的錯,卻要說成低工資國家匯率被低估,這是典型的倒打一耙。如果不實行自由貿易、不實行全球化,那么就無法實現外包產業鏈來外包銷售了。變成中國的廉價產品只允許中國人自己投資和享受,高低工資兩國之間變成老死不相去來了,那高工資國家造成高物價產品是必然之路,變成高工資國家購買力下降,而產業化發鋪又要高工資國家大舉投資,這樣,美國就不會產生金融危機了。

  而一旦實行全球化、自由貿易就不一樣了,高工資享受低物價,變成手中錢多出來了,于是發鋪金融業。如果哪國反對自由貿易、反對全球化,那么,美國就要染指內政了,還通過IMF、世界銀行、聯合國、軍事、媒體、法庭等方式來維持自由貿易、維持全球化,這背后高低工資的落差就是被美國剝削的肥肉。

  很顯然,產業規?;偁幜κ莻€煙幕彈,這個煙幕彈背后的高低工資落差成為美國的肥肉才是真相,這種諾貝爾經濟學獎顯然是為他的煙幕彈正身而已,或包裝化、度層金而已。內在的東西,至今無人問津,本文為此特意撕開,讓全球一睹其丑惡的嘴臉。

  通過上文的探討,我們發現,克魯格曼本末倒置的解釋了國際貿易理論——產業規?;懈偁幜?,斷章取義或肢截了一部分意義來解釋國際貿易理論,在我的眼里簡直是個“彌天大謊”,結果卻被全球經濟學家們奉為“無價之寶”,這實在是天大的諷刺??唆敻衤闹Z貝爾經濟學獎光環這個泡沫到此為止,我輕輕一碰,它就破滅了。

  二、 克魯格曼預測東南亞金融危機在誤導全球

  克魯格曼認為東南亞國家外儲過少,關注最新的餐飲加盟信息,而債務又多,索羅斯瞄準這個空檔,乘機而入,發生了東南亞金融危機。實際上,發生金融危機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。在小級別的金融危機下,利用外儲來干預本國匯率有用,在大級別的如金融危機下,如這次工業史外部的大調整來看,就沒有用了。這兩三年來,當美元升值時非美元貶值太厲害,當美元貶值時非美元升值太厲害。從3月2日至5月13日,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近期升值幅度排名來望,韓元升26.26%,南非蘭特升24.57%,匈牙利福林升18.36%,巴西雷亞爾升18.2%,波蘭茲羅提升16.97%,印尼盧比升16.06%,哥倫比亞比索升15.88%,墨西哥比索升15.66%,捷克克郎升14.06%,俄羅斯盧布升13.07%,印度盧比升4.5%。而去年冰島克郎兌美元貶值50%左右,依次為土耳其里拉貶值25.4%,韓元貶值24.8%,俄羅斯盧布貶值23%,印度盧比貶值21%。通過近兩三年來美元兌非美元升貶值的綜合分析來望,歐元、日元、人民幣兌美元的波動小于其它非美元貨幣,因為經濟總盤子大決定了波動小,就象股市里,小盤股連拉5個漲停板常見,但是聯通、寶鋼、中石化、工商銀行等,連拉5個漲停板是很難見到的。

  很明顯,小國不應都要一個幣種,應該聯盟成一個區域性幣種,目前亞洲貨幣聯盟機制的拉開是準確的,有利于保護東南亞小國財富的穩定,這與外儲多少是不相干的。因為國家小,經濟總盤極小,輕微有中等規模資金流進流出,就會引發該國貨幣大升大降??啃屈c外儲是無法燙平這種大小貨幣之間的波動的。以前金融危機都是工業史內部調整,關注最新的磁翻板液位計信息,導致中小規模的資金流進流出,用外儲干預本國匯率是有用的。這次金融危機是工業史外部的大調整,導致中大規模的資金流入流出,本國那些外儲已經不起作用了,這也就解釋了,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后,東南亞幣值在這次金融危機的沖擊下,依然大起大落的原因。那么,克魯格曼的外儲能應付金融危機論,顯然是掩蓋了貨幣總盤大小的對抗論。全球經濟學界,至今無一人點破這層紙,實在是全球的悲哀。

  克魯格曼外儲論這個泡沫到此為止,我輕輕一碰,它就破滅了。

  三、 克魯格曼在中國言論顯示了他的無知

  1、 對克魯格曼“我認為G2的提法是錯的”的批判

  2009年5月12日《第一財經日報》A4版刊發了該報記者馮迪凡 發自北京的一篇報道文章,即《克魯格曼:我認為G2的提法是錯的》,記者問:你對于目前經濟領域的G2(中國和美國)這種概念如何評價?克魯格曼:我覺得這是錯的。準確觀待世界(經濟)的方法是:一方面是高順差國家——中國、德國和日本,另一方面是高逆差國家——美國、西班牙、英國和西歐其它國家。我覺得只考慮美國VS中國是正確的。

  從這里很明顯感覺到克魯格曼不知G2的含義,G2首先是指對全球力挽狂瀾的影響力,其次是對全球經濟的拉動能力,最后是從總盤子大小去決定的,這三個含義是整合的、而不是分開的,從這種整體的影響力來瞅,G2提法是準確的,怎么可以從高順差、高逆差這樣一個偏面的視角來代替整體的影響力呢?實際上偏面的劃分方法還有南北國家劃分、東西國家劃分、英語非英語國家劃分等等。

  2、對克魯格曼《中國的美元之困》的批判

  實際上,說中國掉入美元陷阱的大有人在,比如斯蒂格利茨,克魯格曼也不過重彈老調、沒有新意。一個很明顯的事情是,說中國掉入美元陷阱從儲備視角來瞅的,如果從投資、投機角度來講,擁有1.2萬億美國資產,不但不被套,相反成為全球各國手中最大的籌碼。一個很明顯的布局是,在歐元市場重倉布局2000億美元,然后在20個中小國貨幣市場布局,分別買進200億美元的規模,關注最新的穩定土拌合站信息,在全球石油衍生品各個市場布局200億美元左右。這樣,全球可以布局7000億美元,如果中國拋出5000億美元美國債券,一舉就能讓布局的7000億美元迅速升值15%,考慮到手中還有7000億美元的美國債券的貶值相抵消,變成凈賺5000億美元債券15%的升值750億美元。如果再拋出5000億美元國債,使得7000億美元+前次拋售的5000億美元+750億美元+這次拋售的5000億美元=1.775萬億美元,升值10%,變成凈賺1775億美元,這意味著1.2萬億美元的美國債券增值到1.2525萬億美元,不但變現,還多了525億美元的現鈔,這還不包括剩下的2000億美元美國債券。

  既然我們擁有這么多的利潤,與美國翻臉又何妨?很明顯,從儲蓄視角來瞅,中國掉進美元陷阱,從全球超大手筆操作層面來望,我認為美元掉進人民幣陷阱。

  3、 對克魯格曼的“貿易盈余是人民幣匯率操縱”觀點的批判

  實際上,這是一個很簡樸的問題,多大費用的勞動力決定了商品多大的勞動力成本,而中國的代加工產品也好、勞動密集型產品也好,都是用大量廉價的勞動力創造的,這個成本自然低。而美國是用金融市場作為薪水參照體系的。與其說我們操縱匯率,倒不如說美國操縱薪水。既然美國人衡量薪水的工具不是勞動力而是金融市場,那么談匯率操縱就顯得亂談了。一個僅僅是薪水的問題,卻被套在匯率上,顯然成了張冠李戴。

  那么,為什么會產生薪水落差?這自然是全球化加上產業外包的結果,難怪美國要推行自由貿易、全球化,如果各國封閉,變成美國無法入行產業外包,那海外國家的低工資與美國的高工資之間就有防火墻,一旦同全球化、自由貿易打通,關注最新的減速電機信息,外包制造業順理成章。低工資造低價物品,但得不到低價物品的全部利潤,低價物品全部利潤的80%以上被美國等發達國家拿走了,而牙縫中省下來的血汗錢積累,卻還要被指責成中國不肯用錢,被指責成人民幣匯率過低,這顯然是吃我們的還要罵我們,而美國長期以來的“美元是我們的貨幣,但問題是你們的問題”,就成為典型的吃我們又罵我們的嘴臉,其壟斷性要強得多,關注最新的微粉碎機信息。所以,關注最新的除塵器信息,我在上文“對克魯格曼《中國的美元之困》的批判”一節中建議中國政府放手一搏,“今日長鷹在手,何具漫卷西風?”,我們也歸敬美國,“國債是你們的,也是我們的,但籌碼是我們的,問題是你們的。”。

  綜上,我早就想批判克魯格曼的產業規模競爭力和1997年的東南亞金融危機的預測了,只因他還沒有養肥,也沒有這次來中國這么狂,一直按兵不動。如今他被諾貝爾經濟學獎催肥了,又狂妄了,他這次中國行,縱多精英與他過招,無論是從全面性上還是從份量上都很弱,海內沒人能斗不過他,我想我象央行做最后的貸款人那樣學做最后的過招人,于是,我扳動開關槍斃了克魯格曼。

  • 相關文章:

發表評論: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日歷

最新評論及回復

最近發表

Powered By Z-Blog 1.8 Arwen Build 90619

Copyright www.g94444.com 常州信發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專業從事常州食堂承包. Some Rights Reserved.

香蕉久久a毛片_午夜性色_免费无码婬片AAAA在线观看_国产九一视频
<video id="rbmci"></video><rp id="rbmci"><mark id="rbmci"></mark></rp>